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正文

網絡暗處的鑒黃師,是這時代最悲傷的職業

1801 人參與  2019年05月26日 22:36  分類 : 資訊  點這評論

在擁有陽光、高薪的硅谷,這里的精英們談笑風生,他們倡導著“科技改變生活”的理念。

扎克伯格正在意氣風發地發布著一段演講。

他宣稱,未來的Facebook將像一張巨型織網鋪撒出去,人們可以相互分享任何東西。

與此同時,在地球另外一端的菲律賓馬尼拉,一間昏暗辦公室里,員工丹尼斯皺著眉,強忍著不適,看著藍光屏幕前播放的畫面。

電腦里,一位五六歲的小女孩正在被一個陌生男人猥褻。

這只是社交平臺上上傳的一段視頻,除此之外,還有血腥自殘、性虐待、恐怖暴亂等內容,它們構成了大多數審核員的日常工作。

這些為facebook工作的人,卻不是硅谷的員工。他們被簽署著嚴格的協議,不被任何人知道。

以上畫面來自網絡審查的紀錄片《The Cleaners》,在這部記錄里,真實的鑒黃師生活被推到了眾人的面前。

?

社交媒體的“清道夫”

Facebook 、Google、Twitter被稱為美國互聯網的三大巨頭。

在海洋般的信息流里,掌控著閥門的三位,不僅向這個世界輸出各種信息,同時犯罪、色情、暴力等信息也夾雜在其中。

這些都是扎克口中所謂的“任何人相互分享的任何東西”。

法庭上被質問的谷歌運營負責人

誰能來過濾掉它們么?

為了不被美國政府找上麻煩,同時不讓投廣告的金主爸爸放棄他們的平臺,除了人工智能的審核,巨頭們還設置了第二道關卡——由建立在東南亞的外包公司進行人工審核。

不過,這可不是什么他們口中鼓吹的專家審查,這些員工的身份大多數是通曉一些英文,時薪僅為1美元的勞動力。

菲律賓的馬尼拉就有一家這樣的大型密集勞動力的審核工廠。

昏暗的辦公室里,你會聽見鼠標咔咔的作響,他們反復重復兩件事 “刪除”、“忽略”,每八秒就要迅速對問題帖子做出“生殺決斷”。

他們一天的圖片kpi是2500張,意味一天單擊鼠標2500次。

作為互聯網的清掃工作者,他們的職責就是將那些將最骯臟、最惡心的信息阻截在另一個世界之外。

審核員莫莉,是個虔誠的教徒,卻要審核色情板塊。最初,為了完成這份工作,她在接受培訓時,要觀看大量的A片和記住各種關于性的術語。

她的工作每天都要和各種性器官打交道,其中,性侵、婦女虐待種種,連做夢都是揮之不去的陰影。

工作一段時間后,她的面貌已經完全改變,據她形容“我的腦子就像感染了病菌,腦子被慢慢腐蝕,我的身體出現了排斥反應。”

入行多年,做直播審查員的鮑勃印象最深的是,他曾經親眼目睹了一場自殺。

他眼睜睜的看著面前的人踢掉凳子,給自己套上繩索,對方在鏡頭前拼命掙扎,最后脖子都斷了,像個木偶一樣垂了下來,

更難忍受的是,收看那場直播的人有3千人,有人起哄,有人看笑話。

但是因為審查員沒有資格關掉直播,他連逃避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硬生生的承受下來。

鮑勃還是一位父親,每晚聽著啼哭和白天上班的工作內容,讓他恍惚置身在兩個世界。

對此,他只能說,盡力不讓自己受影響,但是每個人的承受能力都是不一樣的。

鮑勃的同事有一天突然就沒來上班,等到他家一看,發現已經自殺了。

自殺的審核員長期暴露在這些暴力、色情內容下,很容易產生類似創傷癥候群 (PTSD)的狀況。

盡管,審核公司內部會有健康咨詢師,但是日復一日8到10小時強度的工作,他們求生的欲望也一點點消失殆盡。

研究表明,長期觀看各種色情、暴力對人心理傷害是巨大的,同時還像一劑慢性毒藥讓人變得麻木。

目睹了幾百個砍頭的審查員簡,現在已經能“淡定”地看著面前的一切。

負責暴力板塊的她每天就需要看大量血肉橫飛,殘肢斷臂的畫面。

如今,她卻能指著畫面中人的傷口部分,跟別人聊這到底是大刀砍的,還是小刀砍的。

“被鋒利的菜刀砍才是幸運,如果是不鋒利的小刀,要花上一分鐘才能把頭割下來。”

聊完,長久沉默后她只剩下一句“真的太難受了”。

?

貧困下的別無選擇

如果每天都深陷在壓抑、痛苦、心理暴力中,還明知道自己可能會因為這份工作有隨時自殺的風險,那審核員為什么不離開呢?

答案是貧窮,無法根治的貧窮。

馬尼拉街頭

最初,丹尼斯在看完一個性侵兒童的視頻后,根本沒辦法忍受,她馬上跑到上司那兒說不干了。

但是上司反問她,你不是已經簽約了。在這樣一座密集型勞動的工廠,擅自違約要賠付高昂的違約金。

而等到她回家后,看到的景象是許多小孩守在垃圾堆旁邊玩耍。

在馬尼拉,大部分靠著撿垃圾為生,丹尼斯從小就被母親警告過,如果不努力學習,就會像她們一樣一輩子和垃圾呆在一塊。

為了生存,哪怕丹尼斯面對那些視頻流淚、嘔吐、崩潰,都只能繼續做下去。

除了為自己,家人們還在等著審核員拿回那1美金的薪酬買生活用品。

或許,1美金在美國根本不算什么,但在貧窮的馬尼拉,審核員掙的這些足夠他們養家糊口了。

作為菲律賓的首都,馬尼拉,是個貧富差距極大的城市,人口密度高達2000萬,其中有30%的貧困的家庭,他們月收入只有760元。

這些貧困的家庭就居住在馬尼拉破敗的村莊里,周圍環境是泥濘的小路,破舊的鐵皮房,堆滿垃圾的街道。

想要逃離這里,重新跨越階級,過上夢想中的好日子,是他們選擇審核員這份工作的的主要原因。

但令人感動的是,除了掙錢,一部分審核人員還擁有著“改變世界”的理想,他們正在為自己工作感到驕傲。

雖然這份工作對精神沖擊巨大又不被人理解,這群家境貧寒,學歷不高的人仍然將自己稱為互聯網世界的“清潔工”、“保安”、“防洪梯”。

為了大眾能看到一個干凈的世界,他們每天都在埋頭清掃著互聯網的垃圾。

對此,有審查員工甚至覺得哪怕被犧牲,也要盡全力去做好。

?

被警惕的現代信息科技

“為億萬網絡用戶的網絡凈土而負重前行”這是馬尼拉審核員們的口號。

但是他們真的扛得住么?

如今的臉書用戶,已經達到了23.2億,隨著社交媒體的興起和發展,互聯網上對各種暴力、沖突的加速作用變得越來越激烈。

現在的社交媒體威力已經達到可以影響國家政治和種族糾紛,2018年Facebook就被曝出泄露8700萬用戶數據用來操控選舉的丑聞。

人們在網絡上彼此發生罵戰,直至最后變成線下實質的暴力沖突。

片中,一位典型的美國右派在鏡頭前就曾坦言,自己一輩子都是貧窮的白人,但是他很會玩社交媒體,這些平臺一學就會,可以隨便抨擊難民。

而拍攝雙方沖突現場上傳到社交平臺是他最擅長的事情。

雖然,網絡的帶給人類的惡劣影響不能完全歸罪于社交媒體的構造,但是社交平臺在這當中,確實成了一個推波助瀾甚至混淆視聽的加速工具。

目前,針對這些社交平臺,不光是國外,國內的AI人工智能也已經取得了長足進步,在一些領域可以較好地完成甄別任務。

隨著AI鑒黃技術的發展,我們也期待著人工鑒黃師逐漸從鑒黃行業里被解放出來。

工作人員在介紹AI鑒黃師

但無論如何,如今的科技時代仍然需要被警惕。

這是最好的時代,信息和知識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唾手可得。但這也是最壞的時代,因為信息從來沒有像今天鋪天蓋地、泛濫無章。

電視機、互聯網、手機的的出現讓世界變得更好,但變更好的同時,巨大的隱患也進一步威脅著我們的生活。

所以,還是請大家盡量謹慎地敲擊每一次鍵盤,每上傳一張照片,因為它們決定了那些背后審查的人員看到什么,也決定著這個世界是怎么樣。

*本文轉自外灘TheBund(ID:the-bund),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轉載請聯系原作者授權。

來源:紫菜頭網賺博客(微信/QQ號:779178376),轉載請保留出處和鏈接!

本文鏈接:http://www.mlnqvt.com.cn/post/1735.html

本文標簽:窮人如何賺錢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評論(0)
  • 贊助本站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紫菜頭網賺公眾平臺

image

我是廣告

    文字廣告位

網賺博客 | 網絡營銷 |

排列3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