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正文

向海龍的往事

1656 人參與  2019年05月19日 22:04  分類 : 資訊  點這評論

早上看到向海龍從百度離職的新聞,還真的是有些驚訝到。

海龍挺厲害的,真的挺厲害的,這些年百度的高管走馬燈的換,但最終留下的不是年輕的太子李明遠,也不是在微軟曾經做到EVP的陸奇,而是小個子,其貌非常不揚,而且確實有些土氣的向海龍。和其他有些互聯網公司的高管一比,海龍這背景真是夠卑微了,但就是這么個土的一塌糊涂,開會連話都講不清楚的小個子,最終成為了掌管著百度集團超過80%營收的高管。

海龍2005年加入的百度,當時是因為他在的那家代理商被百度收購,因而加入了百度。如果從百度百科上查,海龍原先的那家代理商是他自己創辦的,但其實不是,他是大學畢業了之后加入的那家公司,搞定了那公司的老板,跟那個老板的親戚成了一家人,最后人家才把這公司交給的他。當時的百度COO朱洪波,一頓上天入地的忽悠之后,海龍接受了百度開出的挺苛刻的收購條款,帶著這個企浪公司,融入了百度的大體系,開始了他在百度十四年的職業生涯。

當銷售和管銷售,向海龍確實有一套,公司業績確實也是好。不過當年那個年代,學習成績好的,長的一表人才的,誰會去賣廣告?特別還是賣印度神油,無痛人流這些low到不行的醫療廣告。不過干這些low比的事,也確實符合海龍自己的人設。只是百度發展到了今天這個規模,靠他是很難再把百度帶到一個更高的層次。

進了百度之后,海龍做的第一個崗位是上海分公司的總經理,開始逐步把針對中小廣告主的直銷開始管起來,那會北京分公司的總經理是個從美國讀了MBA回來的兄弟,人設高大上的不行。不過高大上的人,是管不好,也管不了很low逼的銷售這攤事的,所以當時的直銷體系里,北京分公司的業績持續的被上海分公司吊打。

總這么著是不行的,李老板也得要業績啊,于是沒多久,海龍兼任了北京分公司的總經理。至此,直銷體系的半壁江山歸了向海龍來管理。他在百度的根基,一大部分來自他管理的這些銷售團隊,而這些根基的厚度,可遠遠不是李明遠這種毛頭小子比的了的。能在百度屹立不倒十幾年,恰恰就是因為除了海龍,還真的很難找的出人來震的住這些各種野路子來的銷售們。

2010年和2011年是兩個比較關鍵的年份。2010年百度原來的COO葉朋提出離職,最上層的天空變的寬廣了。2011年,當時還在百度的沈皓瑜管著整體商業運營這一塊,但做麥肯錫咨詢顧問出身的他11年離開百度去了當時還非常孱弱的京東。沈皓瑜的離開,意味著上升的路徑,則徹底被打通了。

2011年的時候,百度經過十幾年的高速發展,公司已經具備了相當的規模,地方主義冒泡,各處都有了自己的山頭,海龍管著的銷售團隊,和王湛管著的商業運營團隊就是兩個實力最強的諸侯。兩邊的業務常規性的擦槍走火,互相之間矛盾重重,且同時都各自都有尾大不掉,使喚不動的趨勢。

李老板一代雄主,不可能不明白此時削藩的重要性,正好外賊谷歌已退,百度面臨的外部壓力突然一下小了很多。于是李老板趁此機會,冒著業務受一定影響的風險,讓兩人輪了崗。海龍去管商業運營,湛總去管了銷售團隊。百度內部的地方主義的生長,在輪崗之后一定程度上受到了遏制。這次輪崗的效果好不好,外人無法得知,可能只有李老板自己心里那桿秤才是最公平公正的。

2013年百度再次進行了組織架構調整,所有的商業變現相關的業務全部合并到了向海龍手下,成立了SSG,而湛總則去管了由所有前向收費業務組成的CBG,包括了游戲、貼吧和其他一些娛樂相關的業務。換句話說,海龍掌管了百度的根基,湛總則管了負責跟騰訊最成熟業務打仗的一個BG。那再換句話說--湛總被邊緣化了,而海龍的地盤又擴大了。拿很多剛剛起步的業務去跟騰訊的成熟業務競爭,咋可能競爭的過嘛。可更大的問題則是,海龍管理的這塊小王國,又有些水潑不進之感。

江山代有才人出,神州自然多國手。就算海龍自己不覺得沒人競爭有些寂寞,李老板也不可能放任他自己的地方主義變的更加沒有約束。于是,原本中午經常跟海龍一塊打乒乓球的王勁,角色轉換了,站到了天平的另一邊,成為了李老板制衡海龍的第二顆棋子。

當時的王勁管著變現的出廣告的鳳巢系統。百度的商業模式里面,流量側和銷售側歸海龍管,但變現側則是王勁管。那好,這樣的安排,想沒有矛盾都難。一方嫌棄另一方帶來的流量不夠優質,無法變現;另一方則反擊,變現的效率太低,銷售團隊很難賣出去廣告。雙方互相開火,在各種有李老板在的場合直接對著干。而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的,反作弊流量的團隊也同樣歸王勁管。反作弊團隊說這些流量是廢的,就是廢的,而且為了百度整體流量生態的健康程度,還不能公開具體評判流量的標準。雙方的矛盾愈發深了。

王勁有次在李老板參加的BSC會議上,對著海龍開火:

“底下同學發給你的KPI數據,是他們為了讓你們了解情況,先看看的,我并沒有確認過。這個數據,我不認。”

海龍團隊不甘示弱,對吼:

“如果你說你們BG只有你一個人說了算,那好,以后我們什么事都找你。”

李老板雖然要制衡底下兩撥人,但是他也煩不同的人當著他的面就這么吵架。

于是,李老板發話了:

“你們要吵,出去吵,把數據對清楚了。”

再然后,就傳出了海龍以辭職為由,去逼宮的消息,再然后,鳳巢系統及團隊全部轉入SSG。換句話說,王勁被邊緣化了。這一次,海龍又贏了。可這SSG的尾巴,確實又變大了。

王勁出局,換太子明遠。太子明遠確實是挫,除了會耍嘴皮子,也沒啥真本事。管理的MSG里面的業務一個個的被海龍搶走,從移動搜索,再到廣告變現系統,及至SSG和MSG合并成立搜索公司,最終最有前途的手機百度App和百度地圖也被收歸給了海龍。明遠當時就跟個小傻子一樣,還想在自己的BG里面建立一個銷售團隊。就想跟明遠講一句,哥們睡醒了么?后來明遠太子被廢,地方主義再次繼續增長一大塊。

明遠走后,變成朱光。朱光負責管理FSG。FSG里面的貸款業務和百度錢包的支付業務,也都希望能用上海龍管著的銷售團隊來進行推廣,希望搜索公司能和FSG共同承擔KPI。對于此事,海龍在BSC的會議上直接懟回朱光:

“沒有這個KPI啊,我不知道這事。”

朱光接不下去了這話。講道理的人,吵架喜歡分一二三點,可海龍這么懟,還怎么吵架?吵都吵不了,根本不在一個維度上啊。后來18年4月份,FSG從百度集團獨立出去,成了度小滿金融服務集團,往后的紛擾再與海龍無關。

至此,海龍管理的地盤如此之大,已經有了百度內部誰都沒法控制住的感覺。舉幾個例子。

財務預算會上,海龍就敢直接跟李老板講:

“我們的數據也沒有定,今天就跟您講講我們這些計算的邏輯吧。”

稱呼李老板為“您”,表面恭敬,實則調戲,這預算會都開了,數據居然沒定?這是幾個意思?赤裸裸的想管李老板要一張空著的支票,自己往里填數啊。

再舉個例子,熟悉百度的人都知道Helen的實力,也都知道她有多么的犀利,且深得李老板的信任。有上面信任,且犀利如此的Helen,在很多時候,也只能在會上幽幽的說一句:

“SSG的事,我們都是被告知的。”

這條尾巴確實太大了。

過去幾年年年傳海龍要走,但年年走的都是別的高管。甚至17年初,奇叔來了之后,架到了海龍上面做了海龍的領導,傳聞海龍要走是傳的最兇的一次,可沒想到最后走的還是奇叔。我們對于海龍走的傳聞早已經見怪不怪。所以今天早上的新聞一出來,還是份外讓人感覺驚訝。

可仔細會想起來,海龍走也不是沒有征兆,去年2018年中的時候,跟隨海龍多年的戰略團隊負責人&業務助理,從百度離職了,同時,跟隨海龍多年的HRBP,也從百度離職了。總結起來,管事的和管人的人都走了。春江水暖鴨先知,現在回想起來,可能海龍確實是要離職了。

在百度的十幾年,王湛、王勁、李明遠、朱光,甚至陸奇最后都拿海龍沒有辦法,這其貌不揚的小個子能是一般人么?

海龍對于百度的功過,似乎不太好從外部來評價,浮在表面上的事,也往往都不是全貌。我們就文人一點,姑且套用一句話來結束本文:

“知我罪我,其唯春秋”

作者:Boss You

來源:驚雷平湖老板(ID:youlaobanhaha)

來源:紫菜頭網賺博客(微信/QQ號:779178376),轉載請保留出處和鏈接!

本文鏈接:http://www.mlnqvt.com.cn/post/1721.html

本文標簽:名人經歷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評論(0)
  • 贊助本站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相關文章

紫菜頭網賺公眾平臺

image

我是廣告

    文字廣告位

網賺博客 | 網絡營銷 |

排列3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