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正文

周鴻祎的傳奇創業經歷

2014 人參與  2019年04月29日 20:43  分類 : 資訊  點這評論

寡人周鴻祎

中國互聯網激蕩20余年,戰士周鴻祎仍在江湖。

01

4月12日,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360)發布公告稱,將清倉所持有的北京奇安信科技(以下簡稱奇安信)全部股份,并收回其360品牌、商標、商號、技術和數據等授權。

奇安信是360企業安全運營主體,實際控制人是360創始人、原總裁、周鴻祎16年的老搭檔齊向東。

公告顯示,奇安信估價164.78億,360將以37.31億元出售所持的全部22.5856%股份,從而獲得29.8億的投資收益。本次股權轉讓完成后,360與奇安信之間將不存在股權關系。

此外,未來360也將進軍企業安全,這就意味著,360與奇安信成為了競爭對手。

錘子落地,“兄弟分家相互廝殺”的說法秒上熱搜。

4月14日,周鴻祎公開否認:“公司發布公告后就有股東問我,為什么在子公司上市之前清倉股份?實際上,如果360不退出,奇安信根本上不了市。”

所以,老周是為兄弟兩肋插刀?

可37億分家費不僅暴露了360市值焦慮,還引來媒體“圍剿”。

據第一財經報道,360正式宣布與奇安信分割之前,已嘗試過與齊向東進行商談,提出徹底收購和徹底分割兩種方案,最終由于雙方未能談攏,達成了今日結果。

去年2月,歷經私有化退市、拆VIE架構后,360借殼江南嘉捷在A股成功上市,周齊二人于360在2015年5月正式成立企業安全集團之后的業務分拆細節被媒體曝光:

周鴻祎、奇信通達與齊向東、奇安信簽訂框架協議,約定——

周鴻祎及其控制企業將主要從事針對消費類個人用戶提供安全軟硬件與服務業務;

齊向東及其控制企業將主要從事針對企業類客戶提供安全軟硬件與安全服務的業務;

針對政府、軍隊、事業單位相關的非銷售性安全業務,雙方將以“360”品牌名義共同合作。

簡單講,即周負責C端業務,齊負責B端業務。

3年多來,B端盤大利緩;聚焦C端業務的360市值也缺乏核心業務支撐。隨著360市值飛速蒸發,二人也分頭接洽相關公司去了。

硝煙深處,昔日的老搭檔終究成了競爭對手。

一份奇安信發給合作伙伴的資料顯示,周齊不和早已是過往。拿老周的話說,這次分家,也就只是為成全老齊的“敲鐘夢”。

但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2月,在360上市的敲鐘現場,齊向東缺席了。

02

翻開周鴻祎的江湖履歷,那一樁樁朋友圈往事,至今讓他毀譽參半。

1970年10月,周鴻祎出生于湖北蘄春,幼年隨父母遷居河南,后求學于西安。革命老區彪悍的習氣、河南圓滑的民風以及西安厚重的歷史底蘊,塑造了他敏感狡猾而復雜嬗變的性格。

他的這種性格體現在行事作風上,可以總結成三個字:快、狠、準。

據說1995年周鴻祎研究生畢業后進入北大方正工作,期間,周仰慕的女同事胡歡還有十幾天就要成為別人的新娘,他一鼓作氣展開瘋狂追求,最終“抱得美人歸”。

在中國互聯網尚無完善秩序的建設浪潮中,這種無所顧忌、不大講江湖規矩的做事風格,成就了他后來的霸業,也讓他罵名如潮。

1998年,用3年時間干到研發中心副主任的周鴻祎從北大方正裸辭,創辦了3721網站,主攻中文網址導航。

網站甫一面世,周便將站名“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含義詮釋得淋漓盡致,不出3年便與搜索引擎、門戶以及中國電信信息港搞上了合作,簽署了大批排他性合作協議。

資深互聯網觀察家林軍曾這樣描述當年意氣風發的周:

周鴻祎親自殺到一線去招募代理商,把重點放在中國最發達的區域:長三角、珠三角以及福建、廣東潮汕等地區,這是中小企業聚集最密集的地區。經常一天跑三四個地方,比如,一早從北京出發,中午飛到福州,忙完后下午趕到石獅,晚上和代理商談完事情后,第二天一早坐車到廈門,基本上是連軸轉。

周憑借不錯的酒量和極具煽動性的口才,經常和代理商們喝得東倒西歪,靠草根創業豪情打動了地方代理商,簽單無數。

樹大招風,排他性很快迎來了反擊。

首先發難的是半官方性質的CNNIC(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其次便是百度。

2001年,CNNIC的一紙“招安書”飄然送至周面前,條件是技術、注冊系統、源代碼交出,營運費由自己出,3721擁有5年的特許經營權。

這樣一來,3721相當于成了CNNIC總代理。

周斷然不能接受。

生性敏感多疑的周鴻祎把不爽“越級”燒到了信息產業部(工信部前身),不僅揭穿了CNNIC的用意,還了解到,CNNIC只是中國科學院旗下的一個小部門,并不歸信息產業部主管。

于是,周開始公開叫板CNNIC,利用媒體造勢,“硬是憑借三寸不爛之舌,炮火連天地把這場戰爭描成了一個官商不分的機構搶占草根互聯網公司利益的故事”。

最后,事情鬧到信息產業部,不了了之。

此時,另一強勁對手百度已虎視眈眈。

用戶大戰激發了周。雙方各自鼓動共享軟件商,讓用戶在安裝時被迫安裝插件,既拒絕不了,也刪除不得,最后演變到互卸產品的地步。

這款中國網民深受其害的軟件最后被媒體定性為“流氓軟件”,始作俑者便是周鴻祎。周也因此被冠以“中國流氓軟件之父”的名號,背負至今。

據報道,當年戰斗最慘烈時,百度與3721對簿公堂,甚至官司打完出了法院,兩位CEO還相互比劃著要切磋切磋,差點發生武斗。

彼時與周鴻祎并肩作戰的,正是以新華社最年輕司局級干部身份下海的齊向東。

是年,3721獨步一時,年銷售額高達2億,狂賺6000萬,老周卻丟掉了口碑。

盡管如此,3721最后還是爭取到了45萬個中小企業客戶,為兩家公司在競爭雅虎的收購中埋下關鍵伏筆。

03

但伏筆沒埋好,便成敗筆。

2003年,雅虎與Google全面開戰。針對中國市場,雅虎想通過并購占據先導,百度和3721順勢成為標的。

然而在收購談判中,經歷車輪戰之后的周鴻祎,不僅放棄了謀求單獨上市的權利,還要價低于百度3000萬美金。最終雅虎選擇了客戶占優的3721,以1.2億美金成交。

令周沒想到的是,1.2億美元收購款,雅虎只給了一半,另一半要他靠業績爭取。

無奈之下,2004年3月22日,周只好帶著原班人馬,背負巨大的業績壓力出任雅虎中國總裁,由創業者淪為打工者。

但這并沒有抑制周的野心。對此,周在自傳《顛覆者》中回憶道:

“我太想做網頁搜索,太著急,正好碰上雅虎……2003年的雅虎還是互聯網第一,當時想如果能跟雅虎拼到一起,用雅虎的資金、品牌和技術,再加上我的渠道、客戶端和運作能力,我們不僅能滅了百度,把Google都能給滅了,所以就加入了豪門。”

帶著這份心態,周鴻祎不走雅虎的“門戶路線”,在郵箱和搜索上大干快上,率先在中國把電子郵箱推廣到G時代,第一把火就燒到了網易跟前。

彼時,網易憑借郵箱技術一家獨大,盡管擁有最多的用戶,依然在雅虎中國的咄咄逼人之下被迫擴容。

但周鴻祎并未就此收手。

《顛覆者》記載,他還推出“一搜”,主打MP3搜索,號稱“中國最大的娛樂音樂搜索”。一搜加上雅虎的搜索量,跟百度相差不大,勝過當時的Google。

周年下來,盡管在東家看來有些離經叛道,但雅虎中國白花花的1000萬美金純利潤,讓老周在績效上算是順利通了關。

可好景不長,隨著“一搜”因挪用3721款項被爆出,老周眼看著即將點題的伏筆變成了敗筆。

世上沒有永恒的友誼,只有永恒的利益。

2005年8月,雅虎創始人楊致遠興師動眾,劍指老周,甚至親自寫信勸投資人不要給周投資。老周不甘屈服,在馬云收購雅虎中國的20天后,把辦公室砸了個稀巴爛,憤然離場。

04

老周帶離雅虎中國的不僅有技術和團隊,還有“復仇計劃”。

這個“復仇計劃”發軔于2005年9月齊向東創辦的奇虎公司。彼時老齊是一把手,老周是投了幾百萬的天使投資人。

直到2006年初,在齊向東的邀請下,周齊才再次聯手打天下。

齊主動讓賢于周,周任董事長兼CEO,齊任總裁;前者主外,后者主內,主打搜索和社區業務,立志“騎著打雅虎”,趕超百度。

可是,錯過絕佳時機的“搜索”發展頻頻受阻,麾下干將傅盛開發的清理電腦插件與內存的360項目,卻是一路高歌,圈粉無數。

新的突破口讓老周看到了希望。

他毫不猶豫地將業務向360項目傾斜,打出“替天行道”口號,廣撒全免費福利,并于2008年初將“奇虎”改名為“奇虎360”(即今日360),發展方向逐步向安全衛士和殺毒轉型。

這一變動可不得了。清理插件加殺毒,浩浩蕩蕩,日均卸載惡評軟件上百萬次,首當其沖的便是雅虎上網助手(前身是3721),接著手刃了瑞星、金山等一干收費的友商。

這可砸了很多人的飯碗。

時任雅虎中國執行總裁田健向老周開炮,把炮轟文章掛上門戶首頁。老周也不甘示弱,頻頻拋出聲明指責對方,從職業道德上升到個人品質,例數對方的不是。

此時,已收購雅虎中國的馬云也公開宣戰,二位相互“封殺”,賭咒說永遠不投資對方企業,永遠不和對方發生業務往來。

一時間,互聯網江湖風云詭譎,硝煙滾滾。

金山利益受損后,雷軍聯合已與周鴻祎鬧掰的傅盛,效仿360連續使出絕招,同樣施行免費政策,還開起發布會公開揭露360竊取用戶隱私。網絡一片驚悚,二人從此走向反目。

與雷周的速戰速決不同,自2010年起,老周與馬化騰的鏖戰打破了業界紀錄,一直延續到2014年秋,史稱“3Q大戰”。

2010年春節,正在海南度假的周接到齊向東的緊急電話:“模仿360安全衛士的QQ醫生開始在PC端進行強制捆綁了。”

老周恐懼多年的事情終于來臨了。

是年9月27日,360發布專門針對QQ的“隱私保護器”,旨在搜集QQ軟件是否侵犯用戶隱私。隨后,騰訊反擊360瀏覽器涉嫌涉黃推廣。

11月3日,騰訊宣布在裝有360軟件的電腦上停止運行QQ軟件,用戶必須卸載360軟件才可登錄QQ,強迫用戶“二選一”。

你來我往,水火不容,各種套路輪番上陣,雙方從2010年一直吵到2014年,從技術戰、公關戰,到最終走上訴訟之路。

2014年,在有關部門的介入下,雙方互訴三個回合,以360敗訴收場。一場曠日持久的互聯網浩劫也隨之落下帷幕。

此間還有一個插曲值得一提。

盡管彼時已官司纏身,老周依然利用間隙向百度發起了“3B大戰”,兩家公司相互攻訐對方的行為“流氓”,最終360同樣吃了官司。

從自創“流氓軟件”到自創“殺流氓軟件”,老周出征,樹敵無數。

但不得不承認,老周輸掉了形象,贏得了海量用戶,也讓人逐漸明白大佬們的“免費”只是顆“糖衣炮彈”。

有人認為,這是周鴻祎重要的“做事方法論”——碰瓷式營銷。一些不明就里的人追問周靠什么盈利,他總是哈哈一笑,回復說:“我不想掙小錢。”

不想掙小錢,勢必會掫翻更多人的奶酪,得罪更多人。

05

那些與周有過利益紛爭的人,幾乎都被他寫進了自傳,有些人與過往沒被寫進,或許是怕下筆扎心。

曾幾何時,他們可都是在中關村街邊小餐館面對面干嚕過的兄弟。其中有一人總愛將兄弟們攢到一起,推杯問盞,壯懷天下。他便是號稱“中國IT第一記者”的劉韌。

“那是1996年,離中關村幾百米遠的地方還殘存著麥田……柳傳志正在成為新的民族英雄,汪延、王志東還在籌劃后來成為新浪網的四通利方,丁磊還在攢錢開公司,李彥宏尚未收到讓他寫書的邀請,馬云則在出租車上痛苦呢喃:‘北京,你為什么要對我這樣?’”

IT時代周刊報道,當時,還從未有人留意這些創業者的內心世界,劉韌是第一個。

整整一代IT和互聯網企業家都向他坦露心聲,他也和其中一些人成了朋友。

劉韌于2000年創辦了DoNews網站——當時國內影響力最大的IT社區,并號稱有“精神團隊11人”,其中就有周鴻祎。

2001年,3721與CNNIC激戰正酣,身為記者的劉韌挺身而出,在自己創辦的《知識經濟》雜志上發表聲援文章《CNNIC的手》,公開指責時任CNNIC主任毛偉。

劉韌的行為令周鴻祎感動不已,隨后二人成了要好的朋友。

劉韌一度視周為鐵子,將DoNews的服務器遷到周公司的機房,而在劉的雜志陷入困境時,周也曾伸出援手投過大筆廣告。

他們的矛盾發生在2006年,彼時周用“流氓軟件”進攻別人,令劉不齒:

“你的第一桶金就這樣掙來,怎么能一轉身又去對付給你錢的人呢?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想怎么干就怎么干?這是做生意不能碰的基本準則。”

2008年,360以殺毒之名在全網發動猛烈攻擊。劉韌因與各方交好,受人之托居中調停,卻被周掘了面子。

之后,劉韌在DoNews上發表了一系列針對360的負面報道,如《周鴻祎:一半是魔鬼,一半是鬼魔》、《誰還敢比周鴻祎更無恥?》等。

360方找到編輯徐新事提出“付費公關”,劉韌表示了默認。

當年10月12日,雙方相約在一家茶館見面,360方要求劉韌到場。結果當他們接過8萬塊現金的剎那,事先設好埋伏的警察破門而入。

據報道,事后有人打電話給柳傳志、王功權(周的投資人)等人,柳沒有說話,王則回復:“周鴻祎不讓外人介入這件事”。

06

劉韌鋃鐺入獄兩年后,周鴻祎也經歷了一場“竄逃”。

2010年11月,正當周前往公司的路上,騰訊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向深圳警方報案,30多名警察火速進入360總部。

老搭檔齊向東聞風電告老周:“你現在能飛哪兒就趕緊先飛過去,剩下的以后再說。”

“周急忙翻出護照,看了看所有簽證的有效期,能去的有香港、日本和美國,在香港買了房子的周鴻祎認為返回香港是最便捷的選擇,于是命令司機掉轉車頭直奔機場,飛了過去。”

多年后,周引用《創業維艱》里的一句話回憶起此事依然心有余悸:“真正的難題不是擁有偉大的夢想,而是你在半夜一身冷汗地驚醒時發現,夢想變成了一場噩夢。”

有人說:“只要周和齊兩口子沒有鬧翻,在北京你是抓不到周鴻祎的。”

2013年,360喬遷北京酒仙橋,周鴻祎遺棄了辦公室里標志性的靶紙,反而請回一尊觀音。

外界反復咂摸這一細節:“周要‘從善’?”

接著,在“3Q大戰”的最后一個春天,老周閉關了3個月。據說,他開始思考360是什么?360要成為一家怎樣的公司?

3個月后,出關的老周顯得格外低調:“我不再像以往那樣在公關方面肆意妄為了,我希望給360一個和平發展的環境。”

彼時,憑借QQ和微信這些超級流量入口,馬化騰的騰訊最終建立起了包含游戲、影業、電競等業務在內的大生態體系。

2015年6月,周鴻祎以內部信方式宣布360退出美股,開啟私有化進程。此后,老周便消失于大眾視野。

即便偶爾現身,也是溫和友善。

比如2016年2月,在360手機發布會上,他宣稱:“2016年要做很多改變,第一不講段子了,第二不罵人,特別不罵友商。”

隨后,他不僅撤下了辦公室里的切·格瓦拉畫像,還換上了喬布斯。

2018年2月,360回歸A股。周此前在《顛覆者》中披露,此舉的一項重要原因是“國家安全”。

可時至今日,與他并肩作戰16年的齊向東被官宣出走,核心業務資源剝離,個中咸淡,似乎只有他老周最清楚。

周鴻祎曾總結自己的商業邏輯是從國共黨史取經,批判蔣是不合格的產品經理,期待像毛一樣搞人民戰爭。

他曾自比曹操、李舜臣、巴頓,號召員工要像切·格瓦拉一樣去戰斗,在辦公樓里刷上“為人民服務”的標語。他喜歡兇殘的射擊,也喜歡婉轉悠揚的老唱片,二者曾長期占據他的辦公室空間。

在互聯網界,周鴻祎被公認是位戰士,他甚至還拍過手持“AK47”的照片,以象征自己的戰斗精神。這些年一路下來,他與對手打,也跟朋友打,競爭不息,戰斗不止,終于把自己打成了寡人。

作者:大樣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參考資料:

《顛覆者:周鴻祎自傳》

《“梟雄”周鴻祎》IT時代周刊

《周鴻祎的三大戰役》南方人物周刊

《劉韌劫后歸來》南方人物周刊

來源:紫菜頭網賺博客(微信/QQ號:779178376),轉載請保留出處和鏈接!

本文鏈接:http://www.mlnqvt.com.cn/post/1670.html

本文標簽:創業經歷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評論(0)
  • 贊助本站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紫菜頭網賺公眾平臺

image

我是廣告

    文字廣告位

網賺博客 | 網絡營銷 |

排列3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