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正文

從ofo到電子煙,這些年的創業風口摔死了多少“豬”

2366 人參與  2019年03月20日 21:09  分類 : 資訊  點這評論

2019年,電子煙“火”了!創業者迎著所謂的風口蜂擁而至,一時間電子煙品牌如雨后春筍般瘋狂滋長。然而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里,這把剛燒起來的火,就在315那一夜,被央視給澆滅了。

據央視3·15晚會報道,電子煙會釋放有害物質,長期吸食電子煙也會產生對尼古丁依賴,直接打臉一直高舉“健康牌”的電子煙。隨后,淘寶、京東、蘇寧等電商平臺紛紛屏蔽了“電子煙”關鍵詞。不過在短短一天之內,部分電商平臺又對電子煙悄然“解禁”。

這不禁讓人浮想連篇:電子煙還有活命的可能嗎?那些年,我們追過的所謂創業風口,如今是否都成了一地雞毛?

奪命315后 電子煙“死灰復燃”

經歷過315晚被下架的電子煙,目前已在天貓、京東等電商平臺恢復正常的搜索。

據查詢,在天貓平臺搜索“電子煙”后展示逾1萬件商品,并關聯了“電子煙油”、“蒸汽煙”等關鍵詞。

電子煙賺錢

京東平臺目前搜索“電子煙”關鍵詞可以搜到超過15萬件商品,并關聯了“電子煙套裝”、“電子煙煙油”、“霧化芯”等關鍵詞,但蘇寧易購目前依然維持了“電子煙”關鍵詞的屏蔽狀態。 

電子煙賺錢

電子煙這番“死灰復燃”,引發了眾多消費者的猜測,也給絕望的的電子煙擁躉者帶來一些希望。

其實從2019年初開始,電子煙可謂是資本第一風口。上一年還在共享經濟和區塊鏈上“鬼打墻”的風險投資盯上了它,收割過流量并成功變現的網紅和頭部自媒體盯上了它,前兩年還在深圳華強北做VR眼鏡并賠得一塌糊涂的小工廠主也盯上了它,這使得電子煙成為眾人眼中的香餑餑。

2018年9月,同道大叔和赫暢創立電子煙YOOZ品牌,并吸收了一批來自戴爾、寶潔、Uber等公司的人才。2019年1月底,同道大叔及公司高管在其朋友圈發了一張海報,24小時內銷售額就達到了500萬,此番銷售業績,不禁讓人分外眼紅。

無獨有偶,2019年1月15日,羅永浩在快如科技發布會上推出 “FLOW福祿”電子煙,正式進軍電子煙行業。與此同時,滴滴前高管汪瑩創辦RELX悅刻、另一邊還有益爽、MOTI魔笛、靈犀LINX等等,就連傳統煙草公司都盯上了這塊“蛋糕”。 

2017年四川中煙的寬窄功夫登陸韓國,云南中煙的MC也在2018年4月打通了韓國市場,廣東中煙和湖南中煙的電子煙產品也分別在老撾和英國上市。伴隨著投資機構不斷注入,電子煙這條賽道熱得發燙,風口正旺。

然而在315那一夜被央視點名,雖說不至于將電子煙“斬草除根”,但這也足以給它帶來致命一擊。正如網上流傳心疼老羅的段子所說:羅永浩這人命不好,做手機行業萎縮了,做空氣凈化器那年天氣又特別好,這剛剛開始做電子煙,整個行業又上315了。

其實不是老羅命不好,是老羅眼光太窄。

眾所周知,“吞云吐霧”的電子煙本來就是一門暴利生意。在圈內流傳著一個共識:電子煙利潤率是在30%以上;創業門檻低,500萬就能拿下品牌,5000萬進入決賽圈。這也就是電子煙最大的誘惑所在,市場廣闊,門檻又低,誰能不心動呢?

然而,所有從業者似乎都忽略了一個問題:國家政策。

在中國,煙草行業實行專賣制度。上世紀 90 年代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煙草專賣法》和《煙草專賣法實施條例》,在法律層面確立了國家煙草專賣制度。同樣地,新型煙草企圖繞過國家政策壁壘,飛速發展,似乎是不太可能的。

2016 年,中國煙草總公司曾試圖將使用含有煙油的煙彈式電子煙納入專賣范圍,但被最高法駁回。最高法認為,雖然煙彈中含有尼古丁,但尼古丁作為一種化學成分,其來源不止有煙草,西紅柿中也可以提取出尼古丁。

而從業者的普遍共識是,當電子煙發展到一定規模,必然會受到管控。至于是何種程度的管控,悲觀者認為有可能會被“一刀切”。樂觀者則認為想要在電子煙行業內悶聲發大財,就必須做品牌。

目前來看,電子煙行業的未來發展前景不確定性太大了,但不可否認的是在這個電子煙風口的上方,還懸著一把利劍,從業者一味燒錢可能只會血本無歸。

站在風口上,“豬”不一定都能起飛

現如今,搭載著互聯網這家馬車的行業可以發展得很快,但一味地“快”也會導致“死”得更快,電子煙是如此,近期在玩折扣商場套路狂刷存在感的ofo小黃車亦是。

ofo小黃車,作為共享單車最早的發起者,其估值一度超過200億人民幣。這輛出自北大學子名望的小黃車在誕生之初,可謂是順風順水,在半年內就連續拿到Pre-A輪、A輪融資。

在拿到多筆融資后,ofo小黃車就迅速開始了“跑馬圈地”。

2016年11月,ofo在北京宣布,啟動“城市大共享”計劃,在北京城市公共空間開展服務。 

不到半個月,日訂單就超過150萬,成為繼淘寶、天貓、美團等之后,中國第9家日訂單量過百萬的互聯網平臺。

2016年12月份,ofo進入成都,廈門。

ofo還率先發布海外戰略,在美國舊金山、英國倫敦展開試運營,布局新加坡。 

在2017年頭一個月,ofo一口氣殺入33個城市,基本完成主要一二線城市布局。

然而瘋狂的擴張并沒有讓小黃車成為共享單車市場“獨角獸”,反而帶來了不斷燒錢補貼的黑洞,吞噬著海量資金。

一味地擴張,不顧結果地燒錢所帶來的結局,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去年12月北京中關村浩浩蕩蕩的退押金隊伍足以宣告這個曾經風頭無二的小黃車ofo,在經歷過高額融資、急速擴張后,已經如它本身的顏色一樣“黃”了。

 

而被稱為“咖啡界ofo”的瑞幸咖啡也同樣運用了互聯網思維當中的“快”字訣,產品高性價比,以低價甚至是補貼以及線上有噱頭的營銷迅速吸引眼球,取得市場份額,站穩腳跟。 

在不掙錢的狀況下,瘋狂開店,擴大市場份額,擠占競爭對手,預期于未來!

但瑞幸同樣忽略了品牌的附加價值的建設,在品牌資產理論當中,品牌具有功能性價值,情感性價值和象征性價值。瑞幸一味聚焦于產品,過分強調功能性價值(便宜,味道也不差),但是迅速擴大之后,終會面臨巨大的價值虛無,在消費者嘗鮮結束之后,瑞幸咖啡還能剩下什么呢?

所以,在單單以產品橫沖直撞的擴張之后,所擁有的市場份額又非常不穩定,這就如同無根之木一樣不牢靠,最終只是曇花一現罷了。

也許當有一天,誓要趕超星巴克的瑞幸咖啡也有一群粉絲為了一只貓爪杯爭相排隊的時候,它才算成功了。

此外在2019年,中國的“造車熱”風口或許也將迎來生死存亡的一年。對于造車新勢力來說,大規模的資金投入是其一大特點。然而當你持續地“燒錢”后卻造不出車或者造出來的車也賣不掉。如此一來,只會陷入大規模地投入不能為企業供血,而連年虧損的財務報表也會讓投資者離得更遠的困局。

作為中國造車新勢力領頭羊的蔚來汽車在2018年凈虧損93億元,同比增虧91%,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電子煙賺錢

寫在最后

對于創業者來說,追風口固然重要,但有時候抓住了紅利,也并不是萬能的。在創投圈,要想做成功的事情,都應該把自己放在足夠長的時間跑道去投入,一窩蜂地涌向所謂的風口,一味地追求“快”,只會在燒完錢之后,剩下一地雞毛。

如今是創業者最美好的時代,但也是創業最艱難的時代。所以“追風少年”們,創業之路在何方,切要擦亮眼睛,以長期發展的眼光去用心經營。

*本文原創自派代網,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派代網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授權。

來源:紫菜頭網賺博客(微信/QQ號:779178376),轉載請保留出處和鏈接!

本文鏈接:http://www.mlnqvt.com.cn/post/1553.html

本文標簽:資訊  賺錢做什么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評論(2)
  • 贊助本站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紫菜頭網賺公眾平臺

image

我是廣告

    文字廣告位

網賺博客 | 網絡營銷 |

排列3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