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創業經歷 ? 正文

投資人為何失算ofo

2532 人參與  2018年12月19日 21:50  分類 : 創業經歷  點這評論

ofo進入它的至暗時刻。移動互聯網下半場最炙手可熱的創業項目,中國所謂“新四大發明”之一,到了跪著也可能活不下去的窘境。

image

乘客的押金被挪用以致無法退還,供貨商也因欠款而開始起訴,靠微商廣告賣蜂蜜和給P2P平臺導流的杯水車薪,顯然無法維持ofo今后的發展。更要命的是,曾經被各方追捧的“共享經濟”寵兒,如今已難激起投資人哪怕一丁點的興趣。

從怒放到萎枯,ofo還是那個o-fo,它的商業模式也沒有變,吸金的大殺器卻變成瘟神一般的創業存在。曾經30億美金的估值,以及潮涌般滾來的熱錢,現在看像一個笑話。問題是,投資圈難道是不講專業的嗎?他們縱然不火眼金睛,卻目光老花到這種田地?

就像幾乎所有經濟學家在預測股市漲跌時,都勝不過擲骰子一樣;面對商業創新模式,投資人的判斷,也常常比抓鬮好不了多少。前者更多是因為,人類尚無法掌握所有影響股票價格的因素,并對之進行精準的量化分析。至于后者,則因真正意義的商業創新,常常是對傳統模式的破壞,超越了既往的經驗,而很難被事先洞悉,那些與歷史成功典范類似的所謂創新,卻又可能差之毫厘謬之千里,而人類囿于先前的認知框架,就容易錯把馮京當馬涼。

對ofo的錯愛,只是再一次凸顯人類進化心智的局限而已,創業精英和投資大咖都無法擺脫這個魔咒。

囿于傳統的認知框架,導致對商業創新無法正確評判的例子,并不少見。譬如馬化騰早年曾想賤賣QQ,卻無人愿意接手。廣東電信認為它只值60萬美元,新浪則根本提不起興趣。想想那時候,門戶如日中天,對社交軟件的成長性估計不足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等到ofo橫空出世之時,創業者和投資人都已經習慣了暫時看不到盈利模式的商業創新。只要有用戶和流量,就是硬道理,就不愁沒有變現之日,這似乎已成為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金科玉律。中國第四家日訂單過千萬的互聯網平臺,以及解決最后一公里出行剛需的說辭,讓大家忽略了單車用戶數據的低價值屬性。這個世界很殘酷,不是所有數據都是等值的,ofo高企的運維成本,讓收益的愿景更加渺不可及。

換個說話,無論是十幾年前對QQ的低估,還是一年前對ofo的高估,都跟我們陷入了一種頑固的認知框架有關。

美國“認知語言學之父”喬治·萊考夫認為,“框架”是塑造我們看待世界方式的心理結構,它屬于認知科學家稱為“認知無意識”的環節,是我們大腦里無法有意識訪問,只能根據其結果(推理方式和常識)來認識的結構。認知科學發現,“框架”具有這樣的特點:如果頑固的框架跟事實不相吻合,那么,人會拋棄事實,保留框架。

具體到ofo,它現在所面臨的幾乎所有問題,都不是潛藏著的,在一開始并不難被大眾發現。但投資界包括大眾的認知框架是,只要快速燒錢打敗對手,它的海量用戶數據就像此前的互聯網巨頭一樣,讓它成為新的攫取利潤的巨頭。

如萊考夫所說,如果頑固的框架跟事實不相吻合,那么,人會拋棄事實,保留框架。于是所有的問題都變的不再重要,甚至于,連ofo這種本質上與“共享經濟”八桿子打不著的單車租賃運營模式,這么簡單的事實都被遮蔽了。它仍然頂戴“共享經濟”的冠冕。

很顯然,在商業模式快速迭代進化的當下,成功投資的難度較停滯年代要困難得多。是否成功,很多時候靠的是運氣。

或許有人會留戀古早的農耕時代,傳統模式延續千年不變,讓老人的經驗變得那樣充滿智慧。美國社會學家瑪格麗特·米德將其稱為“前喻文化時代”,她注意到,二戰后科技變革讓整個社會進入長輩向晚輩學習的“后喻文化時代”。距離米德提出這個概念,又過了約半個世紀,科技的進化已經到了所有年齡段的人都無法總能保持睿見的年代,“X喻文化”概念的解釋力在降低。

我們還沒辦法改變我們千萬年進化來的認知框架。在漫長的進化史中形成的這個看似簡化的框架,事實上背后算力巨大,它能借助于經驗累積,最大化地保持我們對世界的快速反應與認知。但在一個快速迭代和變革的年代,它又總能讓我們發現自身的無能與局限。

(作者系互聯網科技從業者,自媒體人)

(本文來自于經濟觀察網)

來源:紫菜頭網賺博客(微信/QQ號:779178376),轉載請保留出處和鏈接!

本文鏈接:http://www.mlnqvt.com.cn/post/1420.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評論(8)
  • 贊助本站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紫菜頭網賺公眾平臺

image

我是廣告

    文字廣告位

網賺博客 | 網絡營銷 |

排列3玩法